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娱乐明星
摘要

《镇魂》以暑期“爆款”的态势走红网络,是朱一龙之前没有料到的。这几年,他演过大量的影视剧,看得多了,经历得也多了,心情没有太多过山车式的起伏感。回顾不温不火的那段时间,他不觉得是机遇不好,而是认为“观众没有认可你,只能说明你演得不好”。对于网络上疯涨的“热度”,朱一龙也始终保持审慎的态度。他尽量告诉自己,当下的这些只是一个现象,让自己平静下来。他甚至觉得,“大家关注你,说不定也就这一会儿”,最终所有的落脚点还是在作品。他的野心依旧在表演上,“希望在中国电影史、电视剧史上,起码留下一个名字。”他这么说。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《镇魂》以暑期“爆款”的态势走红网络,是朱一龙之前没有料到的。这几年,他演过大量的影视剧,看得多了,经历得也多了,心情没有太多过山车式的起伏感。回顾不温不火的那段时间,他不觉得是机遇不好,而是认为“观众没有认可你,只能说明你演得不好”。对于网络上疯涨的“热度”,朱一龙也始终保持审慎的态度。他尽量告诉自己,当下的这些只是一个现象,让自己平静下来。他甚至觉得,“大家关注你,说不定也就这一会儿”,最终所有的落脚点还是在作品。他的野心依旧在表演上,“希望在中国电影史、电视剧史上,起码留下一个名字。”他这么说。

采写_本刊记者 黄娇娇 实习生 陆茜

部分摄影_朱艺敏 录音整理_实习生 陆茜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话题中心的“居老师”

对流量、热搜没什么概念

结束了之前的一个广告短片拍摄,朱一龙此刻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,喘了口气,他笑称,这段时间把这几年的采访量都给做了。

做完这个采访的第二天,他和白宇要赶去长沙录制《快乐大本营》。这档“国民电视综艺”的邀约,为这两位凭借网剧《镇魂》备受关注的男演员当下的人气盖了章。这段时间,朱一龙一直在上海拍摄电视剧《我的真朋友》,粉丝从片场到他下榻的酒店乃至机场,一路跟随,媒体、广告轮番接触,他才开始感受到了切实的“热度”。

粉丝称他“居老师”,身边工作人员习惯叫他龙哥。他们表示,龙哥在剧组的时候就让他把重心放在拍戏上,不会跟他讨论网络上的数据。“我对流量、热搜都不太有概念,没有那个敏感度。”他说。

《镇魂》以暑期“爆款”的姿态走红网络,是朱一龙之前没有料到的。整个团队有那么一瞬间的措手不及,“现在稳过来了。我看得多了,自己经历得也多了,不会有太慌乱的感觉。”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朱一龙的“稳”跟他的性格有关,私底下,他本人羞涩又带点迟钝,对很多事并不会畅快淋漓地表达,说一半,藏一半。听完问题,他会习惯性地思考一阵,然后慢条斯理地组织自己的语言。不少同行表示他“有点闷”,视频采访惯常的“快问快答”环节到了他这里总是慢半拍。录完5分钟的视频,能看到他脸上扬着“我已经尽力了”的微笑。这段日子,媒体的采访应接不暇,很多问题大同小异,他希望能给别人一点新鲜的东西,但又觉得没有这么多新鲜可说,怕彼此都尴尬。

同样让他担心尴尬的还有做直播,“也不知道该做什么、说什么”,他偶尔会显得有些懵。第一次录制《快本》更是令他莫名紧张,“冷场是一定会的吧,希望自己尽量可以多接一些话”,在去长沙前,他这么给自己加油鼓气。但朱一龙并不觉得自己是“老干部”类型,他愿意接受新鲜事物,也有白羊座的冲劲儿,只是习惯了保持着自己的节奏,慢慢去消化这些对他来说略显新鲜的事情。

接拍网剧对他而言也是一种突破。他自己是个比较传统的人,这些年来拍得最多的还是传统的影视剧。因为《镇魂》的制片人周炳呈和他有过合作,“我相信这个团队,以及了解下来,和白宇也是一拍即合。”最终,才有了《镇魂》里的“巍澜”组合。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《镇魂》前的那几年

不断否定自己,翻新表演模式

在见到朱一龙之前,一位同行跟我说了一件陈年往事。当时她去探班朱一龙和安以轩主演的《御姐归来》,“媒体都在采访安以轩,那会他名不见经传,就很温和地坐在一边,微笑看着大家。这个画面我一直都还记得。”我跟他转述了这件事,他报以一个礼貌的微笑。问他:“当时心里想些什么?”他老实回答:“真的没想啥。”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其实在过去几年,朱一龙演过大量影视剧,已经收割了一批关注他演技的粉丝。当他们感叹居老师离爆红总差“一步之遥”的时候,《镇魂》的突出重围让这个“一心演戏不问窗外事”的演员终于走入了话题中心。回顾不温不火的那几年,他并不觉得是机遇不好,“没有小角色,只有小演员。你在一部戏里,观众没有认可你,只能说明你演得不好,那怪谁,怪你自己呗。”在无数个那样的时候,他都觉得自己不够好,“还没到时候,那再等等吧。”他说。

聊及在《镇魂》中备受好评的眼神戏,他说自己没有专注于“眼技”。这种自然的流露其实要归功于过去的积累,“之前演过一两个角色,是那种台词量不大,但是心理活动又很复杂的。有过这种经验,然后你思考过,可能就有积淀吧。”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他坦言,现在拍戏不会去刻意背台词,“你背完之后,背得太熟了,第二天去演,说起来会没有新鲜感。”他现在做的,是在前一个晚上做功课的时候,尽可能去理解角色在说什么。出道至今,朱一龙觉得,每个演员的塑造能力是有限的,“演员在同一时期,需要有不同的人去帮你把控你整体的一个风格。”所以他更青睐专业的团队,喜欢把自己交给信任的导演。在拍摄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时,他呆在剧组长达7个月,这段时间被他称作是一次难忘的学习经历。

“张开宙导演特别有想法。我在拍摄的时候,选择把自己彻底放空掉,把我惯有的对于表演的一些痕迹放弃掉。”朱一龙觉得,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,把自己放空之后,才能去听,才能理解导演所说的是什么。在这种时候,他具有很强的冒险精神,“我不想安全,不希望表演完之后是安全的。”有时候他觉得找到一个方法去演,然后观众也喜欢,但是刚刚才享受这个,面对一个新的角色就得马上否定,“因为没有一套东西是适用于每个角色的”。在不断的否定、不停的调整中,朱一龙仍觉得不够,“我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打磨,我总觉得,一个男演员的时间还早。”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原本不想做演员

演“毛猴”背后的故事

4月,朱一龙过了30岁生日,和家人简单地吃了一餐。如今工作繁忙,家人有时候会来剧组看他。妈妈对他目前的成就很满意,“她觉得都是她的功劳。”在朱一龙小的时候,家里人就培养他各种兴趣爱好,钢琴是从小被逼着学的,吉他是后期在剧组等戏的空当学的。妈妈有个明星梦,希望他做演员,他归结为是妈妈的想法比较前卫。但他自己本来没有做演员的打算,“我一直觉得我不太适合做演员,这两年这种想法才渐渐打消”,考进北电走上演员之路,被他称作是一场缘分。

因为没有任何前期培训,他在北电之前上了三个月的中戏考前班。每天上课他就躲在最后一排,“当时我头发又特别长,觉得不好意思。”快考试的前一个礼拜,老师终于点到了永远坐在后排的他:“你要干吗,你考不考?”“我说,老师,我考。”他被叫上去做了一个随机的表演,“现在回想起来做得很烂,我都不知道我在干吗。但做完之后,她说你太好了,你特别会演。”

朱一龙还记得,那场戏是他在站台陪着女朋友等车,车来之前,要说一句我爱你。他别别扭扭地演完了,老师用很专业的表演理论去分析了他的表现,“其实我没有什么表演,但她分析完之后,我觉得给了我很多自信。”

在北电四年,他形容自己“很傻”。每天早上6点钟起来出晨功,一喊喊到早上8点,然后就回宿舍洗漱、吃早饭、上课。他的功课处于中上水平,也不觉得自己颜值很高,“大家都很帅,你去看电影学院没有不好看的。”那时候他还比较迷糊,学习表演对他来说本身就是个挺突然的事。“去了之后也不知道要干吗,跟着大家做什么我就做什么。”但他很会调整心态,没有把生活的重点放在终日迷茫上,他就踏实地把功课都完成,“比如说排练,就尽自己全力去排就好了。背台词,那就把台词练了就好了。我属于实干派的,不会想太多。”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出道之后,他的演员道路也没有很顺遂。一如所有普通的表演系毕业生一样,他到各地见组,和同学们一块打印资料,哪里有剧组招人,大家一群人就坐车去了。接着排队递资料,等待着后期的多轮面试。“拿到一个角色还挺难的”,朱一龙当时演了很多不知名的小电影,如今被大家调侃的“毛猴”也是那个时期的角色,“不是因为我想演,是因为没有办法,你没有更多选择。”那段时间里,他不断地试错,增加了很多表演经验,不仅增长了自信心,临场反应也得到了提升,“我不怕,反正什么都演,有什么想法我就放在那些戏里去尝试,慢慢找到一些还不错的方式。”

没戏拍的时候,才会让他焦虑。“大家总在说,没有戏拍的时候,你要去丰富自己,要强大自己,但真到了这个时候,你真的不知道要做什么。”有一段时间,他没有公司,没有经纪人,全都靠自己,而生来就比较闷的性格,让他在娱乐圈不免吃亏。被问有没有遭遇角色被换的时候,他也想不起来了,“我不知道具体的哪个角色,但是肯定会有。”而对于自己想争取的角色,他也有一道“底线”。在他看来,求别人似乎是件挺丢人的事。如果真的遇到非常心仪的角色,他会为角色写人物小传,“跟对方表达我想演这个,包括多次试戏我都会同意,就是我把我该做的事情都做到了。如果不选我,那就好,就再下一次,我的自尊心只能做到这里。”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未来,不做长远计划

数据我摸不着,还是落到作品上

随着人气的提升,更多的剧本邀约随之而来。朱一龙觉得,如果热度真的能为自己带来什么,那就是接触好作品的机会更多了。他和团队都在谨慎地观察每一个找来的剧本,大家一起做测评分析,“我从人物角色出发,工作室同事就会考虑这个戏在市场上会怎么,剧本的优势在哪儿,总之大家都挺认真对待的。”至于粉丝想替偶像选择适合的角色,他回应:“我也挺感谢她们的,但是不会说影响到我挑角色。” 目前,他还没有太久远的工作计划,只专注目前的事,“太早做计划我觉得比较无趣。”

对于网络上疯涨的“热度”,朱一龙始终保持审慎的态度。他会尽量告诉自己,当下的这些只是一个现象,让自己平静下来。甚至觉得,“大家关注你,说不定也就这一会儿呢。现在你说的数据,我抓不到摸不着。这是粉丝的努力,但最终要落在你的作品上,你要去做的事情上。”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这几年,他逐渐养成了每天跟自己对话的习惯。特别是最近通告满档,在一整天的喧嚣过后,他要捋一捋,今天发生了哪些事。在剧组他也这样做,“要整理下今天拍了什么样的戏,整个戏的环节是怎么样的。”即便是忙碌到疲惫至极的当下,他躺着也会想些事情,“这段时间你被推着走,是没有灵魂的。所以每天需要留下一点点时间跟自己对话,你在干什么,你要干什么。这样,你迈出脚走出去的时候会稳一点。”

过完30岁生日,对朱一龙来说,其实没有太多的仪式感。“虽然到了30岁,但年龄对我来说,没有太具体的感受。”这么多年拍戏,正常人在这个年龄段要做的事情,他都没有做,所以在生活的某一块,他觉得是缺失的。但他也庆幸,在每个时间段,老天爷对自己还可以,“就是在每个阶段都会给你一些成绩,能让你再往上走一走,我觉得还挺好的。”

我问他,一直以来都这么淡定,那你的野心在哪里?

他说:“我的野心,就是希望在中国电影史、电视剧史上,起码留下一个名字。”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南都娱乐×朱一龙

“有野心,但是希望能够

顺理成章一点,不要太渴求”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“和白宇的相处模式很舒服,

没有刻意培养默契”

南都娱乐:《镇魂》是你和白宇的第一次合作,两个人之间的默契要怎么去培养?

朱一龙:很奇怪,我俩没怎么培养过。没有说私下里天天玩儿,或者天天聊天,没有。就是仅限于在现场的互动,私底下最多在一块儿打打游戏,也很少,因为大家每天回去都很累。

南都娱乐:那等于还是靠各自的演技去发挥这两个人物?

朱一龙:我觉得是气场吧,两个人的气场还挺合的,都不会让对方感觉到难受。不管是表演,还是生活中,互相不会去给别人压力,两个人就会很舒服。

南都娱乐:你俩最近有聊吗?除了斗图之外?

朱一龙:天天斗图(笑)。也不会去刻意聊吧。我觉得白宇也是一个比较少年老成的人。他之前说比我小两岁的时候我一直不信,但他好像确实比我小两岁。

南都娱乐:所以你觉得他会比你还显老成?是外表还是内心上?

朱一龙:他内心还挺幼稚的,就还是一个小孩儿,外表有点过于成熟。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南都娱乐:戏中眼神的特写是导演觉得你这部分很有表现力,然后比较多地去展现吗?

朱一龙:我觉得有时候演员跟导演之间也很好玩,也不用过多交流。导演如果喜欢演员,他拍的时候就会找到他觉得看起来你最好的东西。所以我们也没有刻意交流过,但是他拍我、拍白宇的时候,就会选择他觉得好的东西去拍。

南都娱乐:你以前会发现,其实你的眼神特别有表现力吗?

朱一龙:还好吧。因为我其实之前演过一两个角色,是那种台词没有那么多,量不大,但是心理活动又很复杂。所以可能就是你有过这样的东西,然后你思考过,也有积淀吧。没有刻意地说这部戏要怎么样。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“上学的时候不是班草,

也不受女生欢迎”

南都娱乐:我比较好奇你在电影学院时候的状态,你还是个学生的时候是什么样子?

朱一龙:就很傻,我们那时候2006年上大学,没有什么玩儿的。每天要么就是排练,要么就是出去吃饭,要么就在房间、宿舍里打打游戏。现在我觉得很难了,但是我们那个时候就是,每天早上6点钟起来出晨功,一喊喊到早上8点,然后就回宿舍洗漱一下,吃早饭,就去上课。每天都是这样的。

南都娱乐:你那会儿的形象算是班草型的吗?

朱一龙:真的还好,大家都很帅,你去看电影学院没有不好看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,说谁最好看,我觉得也很难说。

南都娱乐:你当时对自己是比较有信心的状态,还是处于求学中比较平凡的那种心态?

朱一龙:那时候还比较迷糊,因为上电影学院本身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挺突然的事。所以去了之后我也不知道要干吗,然后大家排练就跟着排练,大家练台词就跟着练台词,就你也不知道要干嘛。

南都娱乐:你说的是比较平凡的,那受女生欢迎吗?

朱一龙:就还好。我跟上下届都认识,我是属于比较不太爱社交的那种。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南都娱乐:这段时间翟天临、彭冠英他们有来表达一下祝贺吗?因为这次播出了成绩那么好。

朱一龙:还挺好的,嗯。

南都娱乐:你们平时聚的时间多吗?

朱一龙:不多。大家一拍戏就天南地北离得很远,但圈里聊得来的好朋友都还是同学们偏多。

南都娱乐:在微博上的互动方式,比较好玩的那种都可以接受吗?

朱一龙:我可以接受。最近上得比较多,也挺好玩的嘛,做的表情包什么的,有些觉得挺好玩的。

南都娱乐:你本质不是一个老干部画风的对吗?

朱一龙:我不是,我还好,我觉得挺好玩的。

南都娱乐:你觉得自己是个有趣的人吗?

朱一龙:我有趣吗?我觉得我还挺无聊的。

南都娱乐:你觉得自己生活中在什么时候比较有趣?

朱一龙:在片场的时候。因为我觉得大家在创作的时候不能太紧张,所以我在现场就这么多年,变成了一个习惯,就希望大家都能开心一点,干活的时候能轻松一点,人和人之间更亲一点,这样你才能让自己拍出东西来。所以会尽量逗逗大家。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“我喜欢冒险,

某些方面比较积极、比较热情”

南都娱乐:我不知道你研不研究星座,你觉得你身上有哪些白羊座特性?

朱一龙:我不太研究,但是大家说多了,我好像也知道一点,我还挺白羊的。就是如果按上面描写的,我还挺白羊的。

南都娱乐:比如哪些?

朱一龙:就是喜欢冒险,然后比较积极,比较热情。但是我可能比较偏内向,白宇也是白羊座,他的性格就比较外放。

南都娱乐:他是外放的活泼,你可能是偏内在的。你说的冒险是在哪种方面?

朱一龙:我喜欢冒险,就是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喜欢太有计划,我不喜欢下一步就知道我要干吗,或者我下一步去哪儿玩、去哪儿旅行。太早做计划我觉得比较无趣。

南都娱乐:就像你说你打游戏会冲得比较前面一点。

朱一龙:嗯,对。我打游戏比较冲动,因为我觉得躲着就……赢不是目的,游戏的过程比较爽,那样才比较好玩。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南都娱乐:真的闲下来的话,你会做什么呢?

朱一龙:我会出去旅游,背个包就走了。比如说我休息一个礼拜的时候,我可能去不了太远,我就在海南找一个酒店,自己住一个礼拜。

南都娱乐:然后就是放空、休息这样子?

朱一龙:对,每天就是订餐,在酒店订餐,然后吃完了,就抱着吉他到楼下,海滩边上。有的酒店人也没有这么多,在沙滩上躺一躺啊,弹弹琴啊,到水里游一会儿啊,晒晒太阳啊,就还挺舒服的。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“粉丝的女友视角

会随着我年龄的增长迎刃而解”

南都娱乐:看你的微博还挺多才多艺的,这些才艺是在什么时候培养出来的?

朱一龙:因为每天在剧组拍戏,没时间干别的。还不如学点什么,还挺好玩的。我很小就学钢琴,吉他是自己自学的,在剧组空当的时间。

南都娱乐:我看你弹唱的这些,其实是算民谣挂的。

朱一龙:对,我最近,这两年听民谣听得比较多。

南都娱乐:你去录《快本》的时候,在机场造成了轰动,这个有给你造成一些困扰吗?

朱一龙:我还好,但就是挺危险的呀。大家都在拍照,机场本来人就多,是一个公共环境。粉丝来看我,我还挺高兴的,人一多了之后,就是容易出危险,经常有女孩儿摔倒啊什么的。

南都娱乐:未来这段时间出行都会注意吧,粉丝会非常关注你。

朱一龙:我觉得还好,因为大家就看过你一眼了,就不会每次(都来),没有说坚持那么长时间,我觉得不会的。

南都娱乐:你不看好自己的热度的持久性吗?

朱一龙:不是,都是这样的嘛。因为这段时间刚出来,大家需要新鲜感,觉得很新鲜,大家就去看一看。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南都娱乐:未来也可能会被跟、被拍,或者私生活会被曝光,你觉得需要去做一些应对的准备吗?

朱一龙:我不想太刻意地去做这件事情,因为大家关注你,说不定也就这一会儿呢。我没有想刻意地去做这些准备,弄得你好像很什么一样。因为我的生活确实也比较无聊,每天就拍戏,那你跟也没啥好跟的。

南都娱乐:从之前到现在,对于和粉丝的关系和距离,你会去想找一个适当的处理方式吗?

朱一龙:就当成喜欢我的观众嘛,我尽量想处理成这样的一种关系。你的电视剧出来了,你的电影出来了,她们愿意去电影院看你,愿意打开电视机看你,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,很满足。

南都娱乐:但是现在粉丝她们可能是女朋友视角。

朱一龙:那也保持不了多长时间,过两年我年纪更大了,就不会了。这个事情随着年龄的增长迎刃而解。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“采访黑洞?

我想对我说过的话负责”

南都娱乐:这几年来说,一年拍戏的节奏是怎么样的?

朱一龙:两到三部。按一部电视剧算的话,三个月到四个月。

南都娱乐:那等于你这几年一直在拍戏,没啥休息的空当?

朱一龙:我一年有一个月,还是零零散散地在休息。突然这两年找过来的戏多了之后,你就特别想多拍几个戏。你不舍得,拍完这个戏,我休息休息?我干吗要休息?这个年纪为什么要休息?就觉得自己的精力还跟得上,我不是在混,不是为了多拍而多拍,真的是把精力投入进去演。

南都娱乐:父母会因为你工作太累,担心你的身体状况吗?

朱一龙:他们都还好,我爸妈就觉得人反正就活这一辈子,怎么活不是活。你还不如做点价值出来,总比你每天很舒服要强,觉得人生还是得实现一些自我价值吧。

南都娱乐:大家说你是采访黑洞,但是很会演的人,应该是内心很丰富的人。

朱一龙:是很丰富,但不一定都能表达出来,有些都是内心的。你说出来很多东西味道、性质就变了。包括每次采访问你拍戏的经验啊,这怎么说嘛。很个人的东西,你说我要说一个冠冕堂皇的,编一个吧,我又不想编,但是我要不编的话,又确实没什么说的,就很尴尬。

南都娱乐:但像车轮战一样应付媒体, 会觉得是件很累的事吗?

朱一龙:还好,就是不知道怎么回答。我也没有抵触,我想说出来的至少是经过自己思考的,不想张嘴就来,就尽量对自己说出的话负点责任吧。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南都娱乐:你觉得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吗?

朱一龙:我有,但我不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就怎么样,我不会去逼自己,也不会去逼别人。有野心,但是希望能够顺理成章一点,不要太渴求这件事情。你要说我心里没有欲望没有野心,那不是,还是有的。

南都娱乐:你的野心在哪一块?

朱一龙:就是希望在中国电影史、电视剧史上,起码留下一个名字。

南都娱乐:其实演员碰到好的作品,同时又播得好,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。

朱一龙:是,一个戏播好了,需要天时地利人和。我觉得我们不要去预估这些事情,就是踏踏实实,就跟表演一样,大家每天都在追求各种高的演技,但是本质上就是你的行动三要素,我们就还是回归到最基本的事情来做。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“居老师”来了!朱一龙:30岁时间还早,不在意热度持续多久

美小趣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